慧芳又被局長肏了


首先要介紹一下我的老婆。我的老婆叫慧芳,今年26歲,她長得非常漂亮: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櫻桃小口,皮膚雪白嬌嫩,還有一頭烏黑的秀髮,聽說年輕的時候就是我們那裡有名的美人。
到了晚上,老婆準備了些禮品,然後化了淡妝,換了件吊帶衫,又灑了點香水,看起來真的像個公主,她連聲問我好看嗎,我一個勁的說:「老婆,你太美了!」她高興的笑了,和我打了聲招呼就走了。誰知她這一走就走了兩個小時。她一進門,我就覺得她神色很慌張,眼睛也不敢正視我,兩朵紅雲也爬上了她的粉臉,顯得嬌嫩欲滴。我問她怎麼樣了,她支支吾吾的說差不多了,然後一轉身進了房,坐在鏡子前,又拿出了些化妝品,我這是才注意到,她的頭髮有點亂,而且口紅也沒了,甚至有點口紅被搽到了嘴角。
我突然有個猜想:該不會……甚至老婆在站長那裡的場面都浮現在我面前,但奇怪的是想到這裡我的雞巴卻不爭氣的硬了,真的覺得好興奮。接下來的日子裡,老婆老是要抽空在晚上出去,而且每次出去都打扮得很漂亮。多出去兩次我就起了疑心。有一天晚上她又說有事要出去,我連忙說:「好啊,我正想一個人看下書。」
她微笑著出了門,我等她走了兩分鐘,也急忙跟了出去,她似乎有點緊張,不時的向周圍看看,還好我隱蔽得好,沒被她看見。
就這樣跟著她走了十多分鐘,便看見她進了一棟住宅,我沒辦法了,只好在外面等。不一會,我看見站長的小車開過來了,站長下了車也急急忙忙的往小樓裡走去。
站長原來我就認識,他到我家吃過飯,以前還因為個人作風問題被檢查過。站長大概有五十多歲了,人很胖,肚子挺得很高,頭略禿頂了,只有邊緣的一圈還有頭髮,由於長期吸煙,一口牙被熏得焦黃。
看著他急不可待的也進了老婆剛才進的那間房間,我就什麼都知道了。開始的時候我很氣憤,真的想衝進去大聲質問,但不知道我衝進去的時候他們在幹什麼,一想到這裡,我就彷彿看見站長重重的壓在老婆的身上,將他紫紅的龜頭抵在老婆的嬌嫩的陰唇,然後……想著想著,我的雞巴又變得像鐵一樣硬了,我趕緊找了個公共廁所,幻想著老婆和站長做愛的場面打著手槍,在裡面放了一炮,然後跑回了家。
老婆又是過了很久才回來,此時的我假裝正在老老實實地看書,她一點也不知道我的跟蹤。我不甘心就這麼算了,但我也沒有說破,淫慾支配著我有下一步的行動。但是就這麼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找到什麼機會,老婆還是在晚上經常出去,我還是偶爾跟蹤一下。直到有一天早上老婆出去買菜,我起床喝著牛奶,看見老婆的鑰匙放在桌上。我沒事拿起來玩,突然我看見一把沒見過的鑰匙,我突然靈光一現:這會不會是老婆和站長做愛的房子的鑰匙了?於是趁老婆沒回來,我偷偷溜到樓下,到小攤上配了把鑰匙,然後又不動神色的回來。
老婆回來了一點都沒發覺,我試探的問:「老婆,我今天晚上想看電影,你去嗎?」
老婆說:「我晚上和陳阿姨約好了到她那裡去,你自己去看電影吧。」「哦。」果然不出我所料!
到了晚上我打著看電影的名義,很早就出來了。我一溜小跑的來到了那家房門前,拿起鑰匙,輕輕一轉便打開了。我進去一看,屋子只簡單的裝修了一下,陳設也很簡單:有一張很大的床,收拾得很軟和,一個大沙發,還有一套家庭影院。我從桌上的CD盒裡抽了張VCD,一看題目就知道是A片,別看我歲數不大,可A片卻看過不少了。我再一翻,盒子裡裝的全是A片,我拿出一張,放進機子,屏幕上立刻上演了一部日本的A片,女主角在男主角的大力抽插下發出陣陣淫叫,我不禁掏出了雞巴,打起了手槍。
突然一陣汽車聲把我驚醒,我趴在窗邊一看,天哪,站長已經來了,正在上樓!我一急:現在跑出去肯定來不及了,他又認識我。我往四週一看,只有躲在大床底下了,還好床單很大,把床腳都遮住了。於是我就迅速關掉電視,一下子爬在床下。
我剛爬進去,站長就開門進來了。他關好門,拿了張黃碟看了起來。【】我大氣都不敢出,但我的位置很好,可以通過床單縫看見屋裡任何一個地方。只見他坐在沙發上,掏出了他的雞巴,我真的沒想到,五十多歲的人的精力會這麼好,他的雞巴很黑,而且又粗又長,還有一個碩大龜頭,雞巴上的血管都漲得很粗,我開始為老婆擔心起來:一會她怎麼受得了啊。
站長套弄了一會雞巴,那雞巴又大了許多,我看見他從皮包裡拿出一顆藍色的藥,嚼了嚼就吞了下去,我想那是偉哥吧,真不知道他要把老婆幹成什麼樣才滿意。
這時傳來了敲門聲,肯定是老婆來了,我看見站長就這樣挺著大雞巴去開門了。一開門,我聽見老婆「啊」的一聲,臉羞得緋紅,眼睛直愣愣的盯著那根大雞巴。站長一把把她拉進來,關上門,說道:「我就是喜歡你這樣,都日了你那麼多次了還這麼害羞。來,先幫我摸摸,今天我非干死你不可。」說著便拉著慧芳在沙發上坐下,兩人一起看起A片來。站長拉著慧芳的手,放在他的大雞巴上,慧芳輕輕的握著這根滾燙的雞巴,上下套弄起來。站長張著滿是黃牙的大嘴壓在慧芳的櫻桃小口上拚命的吸吮,他的手也沒閒著,伸進慧芳的裙子動作起來,我可以想像他一定在搓揉慧芳的陰蒂和陰唇。不一會,我就聽見慧芳發出淫蕩的呻吟,站長一邊揉著下面,一邊用另一隻手伸進了慧芳的領口,使勁的抓著慧芳的乳房,他獰笑著說:「乖乖,你的下面都濕透了。」
他一把抓住慧芳的頭髮道:「快含著我的雞巴,讓我爽。」慧芳順從地低下頭,握著大雞巴,張開了紅潤的小嘴,我真的替她擔心,她怎麼含得下這麼大的雞巴。老婆輕輕的含著那個紫紅的大龜頭,伸出乖巧的舌頭舔那條縫。站長陶醉的深深的吐了口氣,手上一用力,把老婆的頭按了下去,慧芳的嘴將這根十八厘米左右的大雞巴完全含了進去,嘴唇貼著站長的陰囊,但這對她確實太吃力了,她的喉嚨發出嗚嗚的聲音,但她還是很賣力的上下點頭,幫站長口交。站長抓著老婆,讓她跪在地上為他吹喇叭,然後將手伸進慧芳的內褲,扣弄起慧芳的小騷屄來。老婆的陰部受不了刺激,更加賣力的把頭上下擺動起來。站長一邊享受著老婆的口交,一邊看著A片,還真是會玩啊,而我的雞巴也早已在強烈的刺激下硬得不像話了。
慧芳為站長口交了十多分鐘,站長突然叫道:「受不了了,我要射了。」我看見老婆想把他的雞巴吐出來,卻被他死死的按著頭,「吃下去,這次你必須吃下去了。」老婆的喉嚨一陣動,好一陣才把所有的精液都吃下去了。
但站長並沒有就此放過她,「快把衣服全脫掉。」老婆搽了搽嘴邊的精液,站起身來脫掉了外套和裙子,我這才發現老婆根本就沒穿內衣和內褲。站長把她按在沙發上(幸好是在沙發上,如果在床上我就什麼都看不到了!),把老婆的兩條雪白細嫩的的大腿分開,露出了粉色的陰唇,並且老婆連陰毛都修剪過了,看起來就像小女生的陰戶。
站長埋下頭用舌頭仔細的舔著老婆的陰戶,還撥開包皮舔弄老婆的小蜜豆。老婆渾身戰慄著,嘴裡淫叫個不停,亮晶晶的淫水隨著陰唇流下來,但立刻就被站長肥碩的厚唇吸了進去。
才過了一會,站長就站了起來,一根大雞巴又挺得像鐵棒一樣,昂著頭驕傲的對著老婆的小嫩騷屄,看來偉哥起作用了。站長將雞巴抵在老婆的陰戶上,開始慢慢的插進去,在插進去的同時老婆的騷屄內冒出了許多淫水,她開始全身搖動,發出呻吟。沒過多久,陰莖就全部沒入老婆的小騷屄內。
站長將大雞巴抽出來一大截,老婆的身體略略的放鬆,緊接著,站長又用飛快的速度,用力將雞巴插進老婆的陰道。這一次進去得更深了,而站長狠命的聳動著屁股,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而且速度也越來越快,他粗長的陰莖殘忍的抽插著老婆的嬌嫩處,粉紅色的陰道口壁肉緊緊吸附著站長黑色的雞巴,被帶出又擠入。
插了一陣,站長把老婆抱起來,「現在我們玩騎馬吞棍式。」說著只見老婆抬起雪白的屁股,輕輕握著站長的大雞巴,慢慢的坐了下去。站長從後面使勁揉著老婆的玉乳,而老婆則開始在站長身上一上一下的移動自己的臀部,開始抽送的動作。當她停下來休息,站長就立刻自動的從下面挺起身子,讓抽送的動作不至於中斷。
這樣讓老婆又達到了個高潮,她張大了嘴,拚命的喘息,她的玉乳隨著上下的動作而跳動,她已經完全沉迷在性帶給她的樂趣中,我敢打賭,站長現在叫她做什麼她都會答應的。
果然,站長命令道:「翻過去,像母狗一樣爬著。」他用手指沾了沾老婆小騷屄裡的淫水,塗在老婆的屁眼上,接著插了根手指進去,開始抽送,過了一會,又插進去一根。老婆一直在呻吟,站長覺得差不多了就握著自己的龜頭抵在老婆的屁眼上,慢慢的插了進去。
老婆叫得更大聲了:「慢……慢……一點!」接下來的抽送就比較順利了。我真的不敢相信站長會用他那麼大的黑雞巴插進老婆這麼小的肛門中。老婆移動屁股,主動幫站長抽送自己。老婆叫道:「快點用力干我的屁眼,快把我幹死……」站長開始加速幹她,她的頭髮在空中飛揚,乳房在胸前跳動,幾分鐘後,她又一陣痙攣,看來是高潮又來了。
不久後,站長的喉中發出低吼,看來是快射精了,他看著慧芳說:「騷貨,來吧,你的點心又來了。」站長將陰莖拔出來,然後立刻轉到慧芳的頭邊,將剛剛還插在她肛門裡的雞巴插進了慧芳的小嘴裡,一大股白色的精液立即射入慧芳的口中,慧芳立刻開始吞起來。
但是站長射出的精液實在太多了,還是有很多由慧芳的嘴角流了出來,滴在她的乳房上,滴在她的陰毛上,最後流到她的陰核上。
但老婆還是使勁的幫站長把剩餘的精液都射出來,直到吞下最後一滴精液,她還用嘴幫站長污穢的大雞巴清理乾淨了,才把大雞巴吐出來。站長立刻捧起她的粉臉,用滿是黃牙,似乎從沒刷過牙的大嘴貪婪的吸吮著老婆的櫻桃小口,兩個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他還從嘴裡慢慢的滴下口水,滴進老婆的嘴裡。
兩個人終於肏完了,而我也在床下射出了精液,射完了才有點害怕,幸好他們都只顧著做愛,根本沒想到床下有人,不然被發現就慘了。他們二人又吻了一陣便整理好衣褲離開了,我這才大搖大擺的從房裡出來。但我沒想到老婆以後會越來越淫。
老婆和站長的關係就這樣一直保持著,我的膽子也越來越大,經常趁老婆還在化妝時提前跑到他們「愛的小屋」,然後躲在床下,偷看秀麗絕倫的老婆和油滿腸肥的站長幹得大汗淋漓,欲仙欲死,然後自己在床下打手槍。
有一天傍晚,老婆又坐在鏡邊,本來就嬌嫩雪白、吹彈得破的臉上,略施粉黛之後更是說不出的明艷動人,惹人憐愛。我知道她又要去和站長做愛了。於是我說了個謊,趁空溜了出來,然後輕車熟路的來到了他們的小巢,不慌不忙的看了會兒A片,算得時間差不多了,便又悄悄的躲在床底下。
不一會,老婆就來了。她穿著一件黑色的吊帶裙,雪白的肩膀和手臂都露在外面,便如兩段蓮藕一般,勻稱光滑的小腿也細膩得讓人垂涎。她看看站長還沒來,就拿過一本書,坐在沙發上慢慢翻看起來,我一看那書的封面,便知是《花花公子》、《龍虎豹》一類的書。
老婆慢慢的翻著,臉上慢慢露出了紅暈,潔白的牙齒輕輕咬著小小的紅唇,伸出纖纖的小手在大腿上撫摩,慢慢伸到大腿內側,把裙邊向上撩起,一隻小手滑了進去,然後就上下動起來。一邊上下動作,還一邊輕聲的呻吟。漸漸的,慧芳手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呻吟聲也越來越大。突然,她大叫了一聲,整個人僵在沙發上,一陣嬌喘後慢慢恢復了平靜,我知道她到了一次高潮。
她休息了一會,可是站長還沒來,於是她又百無聊賴的看了會電視,我也覺得奇怪,因為站長原來總是火急火燎的趕來洩火,怎麼這次這麼久還不來?
又過了會,樓下響起一陣汽車聲,我知道是站長來了。老婆很高興,跑到窗口招了招手,又跑到鏡子前攏了攏頭髮,看了看自己的妝。
門上輕輕的敲了敲,老婆便急忙跑去開門,一開門,我聽見老婆「咦」了一聲,然後就看到門口除了站長的一雙腳之外還有另外一雙穿黑皮鞋的大腳,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情況,這個小巢除了站長(當然還有我)再也沒有來過其他的男人,難怪老婆呆在門口,不知所措。
站長拍了拍老婆的肩膀,「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招呼客人進屋。」說著便和那個男人跨了進來,順手關上了門。我這時才看清楚了那個男人的樣子:梳著油亮的大背頭,滿臉的油光,小眼大嘴,夾著個公文包,一副幹部的模樣。
站長輕輕摟著老婆的肩膀,一隻大手在上面來回撫摩,對老婆說道:「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鄭局長,這次站裡的資金能不能到位就